人生,若只如初见国际物流

Home page TOP

  心若系之,何处不惹尘埃。祈空,还予伊人笑。——诺

  文:美美/诺

  【遇见】

  又是一个深夜,皎洁的月光,透过窗子,打在妻子刚为窗子装饰好的薄纱上,褶皱出来的月光,一点点的被分离,折出一点点的回忆。

  我在手机上翻看着新出炉的手机美文。我知道它总是会在凌晨的时候更新,然后我可以看到那些花样年华的孩子,用他们单薄的手指,一笔一画地写下他们的文字,他们的青春,还有文字背后满满的忧伤和挣扎。

  也许,在我这个年龄的男人,本该泡在灯红酒绿的酒吧,和那些看起来高雅或者妖艳的女人较量高低看看到底谁成为谁的猎物;或者,本该躺在舒服惬意的床上,和看起来已经不再青春貌美的结发妻子唠叨儿女家常然后浅浅入梦。不管对于我这个已经为人父十多年的人来说本该做什么,依旧影响不了我对文字的热衷。虽然已经时过境迁,过了意气风发和风华绝代的时光。

  我想也许是我老了,虽然作为男人,承认自己老了是一件颇为无奈的事情。我总是通过他们的故事然后看见曾经的我们,仿佛他们上演的是我们曾经的过去。也许这就是青春本该有的阶段,所以我们都会从痛苦挣扎中挺过来直到未来的某一天渐渐成熟蜕变。那些也许看起来青涩的语句,字字敲打着的内心。直到有一天,遇到一个和儿子相仿的姑娘,然后内心炙热的情感,想要开始一一倾诉。

  想告诉她,曾经我也在爱情的路上迷失,然后挥洒着自己的眼泪和汗水,争取到了这一生的最爱;想告诉她,现在的我有多么的知足,却还是会在夜深人静听着《牵手》的时候泪流满面。

  【记忆】

  又是深夜,还在听Jason的《粤语残片》。歌词,在电脑屏幕上整齐地缓缓跳过,仿佛耳边跳跃的音符,拼出背后悄悄藏匿的支影残片。今晚的子鱼大叔给我讲了很多,我想我需要时间去消化,或者我只是太过于怀疑。

  我们遇见,在一个美文的平台。他说他也曾经在文字的世界里旋转徘徊,然后在不知不觉中遗失了这份用文字挥洒情感的习惯。突然拾起,初次遇见,却在我的文字里看到曾经的自己,看到一个性情却又倔强充满矛盾的女子。

  当他从字里行间透入出对我惊叹的时候,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当作那仅仅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奉承,回置于浅浅的微笑和云淡风轻的言语。直到那天看见子鱼大叔因为儿子念叨着“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时洋溢的欣慰时,突然间有点触动。

  第一次,认真的和子鱼大叔交谈的时候,子鱼大叔还是会笑着讲述他的文字以及他过去对文字的热爱。我看过大叔现在的文字,平淡没有那种起伏的波澜,所以大叔总是会很低调的给自己的文字盖上无味的字眼。然后我总是会很习惯性的告诉子鱼大叔,其实我觉得文字,能发泄就好,能折射自己心情的文字就是好文字。大叔也许不知道,我的文字就是这么简单组成。

  我不知道大叔是因为什么喜欢上我的文字的,因为我觉得我的文字过于简单而不华丽,辞藻总显得过于单一。直到那天,他给我讲述了他的故事。

  【遇见-子鱼,追爱】

  “落花对残月,风雨潇湘两相悦”

  (一)

  那年的秋天,在那个落花漫天飞舞的季节,仿佛有些俗套地上演了一段和一个面若桃花的姑娘邂逅的故事。

  初见笑颜,仿佛时间定格在那么一瞬间,落花轻轻的飘落,却留在了我的心里,在心里生根发芽,悄然绽放。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爱情,我只知道,内心有种从未有过的笃定。因为那张笑颜,我突然相信世界上有骑士,而我就是那个为了保护它而存在的骑士。那个时候的我意气风发,风流倜傥,可是在它面前仿佛失了本色,发现世界不是围着自己转的,因为自己不是王子,不是她的王子,所以我一定要为她做个最好的骑士。

  当发现自己这种几近童话般思想的时候,广州快递,觉得有点幼稚可笑。朋友说爱情是有毒的,也许我在这个落花的季节,不小心中了情花毒。情难种,毒难解。习惯在不太完整的月光下书写着对她的思念,文字是我了以慰藉的唯一方式。而她总是习惯在斑驳的光影下侧着她的头,静静地看着我给她的文字。直到雪花代替了落花,在翩翩飞舞中迎来了绿色的青芽,我的春天也跟着悄无声息地来了。我们开始追逐在某些静谧的角落,习惯性地看着彼此洋溢着幸福的笑脸。

  以为幸福就将这么如约而至的蔓延开来,久久不会远去,直到老,直到死。可能我们忘记了现实中永远比理想残酷那么一点点,所以我的花儿,我的最爱,被父母无情的带走。我看见泪花在她的眼眶里一圈一圈地转动,倔强地不肯掉下来。她用眼神告诉我,她在等我,我懂得。当他们最后一点消逝在我的眼前的时候,我舔到脸上带着苦涩的咸味。此生,我才是她的骑士啊,如果不能为她守护幸福,我将何用,我将何用?

  我在她的信念中坚持,这个可爱的女人,给了我太多的力量。她说,你若不离,我定不弃。

  当两年后的落花又开始在脸颊飞舞的时候,我再次看到了她的笑颜。粉红的脸上,牵动着我的每一根心弦。她笑了,你不会知道,当她的笑颜,在两年后的今天,毫无约束的出现在我的面前的时候,我的内心是多么的汹涌澎湃。突然很想大声地向世界宣布,我的爱,还在这里,不离不弃。

  我们在不被看好的眼光里步入我们自己感觉最幸福的礼堂。他们不知道,这一天,我们等的有多辛苦。多少次,我们在梦里听见“我若离去,后会无期”后猛然惊醒,然后夜不能寐地在残月下遥寄自己的相思。

  这一刻,我们做到了,是的,我做到了。我看见妻子的泪花,终于肆无忌惮地流了下来。

  (二)

  此刻,妻子还在为儿子忙碌,我还在和那个叫依诺的女子浅谈我的故事。当我告诉她,我也喜欢一个人关上房门,把音乐开到最大,肆意地听歌,肆意地流泪的时候,耳边再一次想起了《牵手》。作为一个大男人的我,竟然还是会瞬间失控。

  “知道为什么听到它我会落泪么”我试着问她,然后对她说:“因为觉得自己的妻用了她最绝好的年华陪我度过了最艰难的岁月,现在却不能给她更多幸福,内心感觉有愧。”

  依诺说:“也许,现在的生活就已经让她感觉最幸福了。曾经不看好的一对,现在确是爸妈感觉最幸福的一对。”

  确实,我们的生活很美好,虽然不完美,但是如果放空点,也许依旧很完美。

  【记忆-依诺,弃爱】

  “熏透愁人千里梦,却无情”

  (一)

  子鱼大叔的情感和《折枝花落,憔悴只为她》仿佛有点类似。我开玩笑地笑道,他和男主人公不同的是,他很幸运地成了上帝眷顾的宠儿。一见钟情的邂逅,万般阻隔的障碍,加上充满信任和默契的执着,成就了现在这个让人满足的小家庭。大叔说,他很知足。

  我总是很羡慕知足的人,我觉得知足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

  忘了是因为什么怎么认识安成的,我是个不屑的人,他们这么对我说。

  安成离开的那天给我传了一条简讯:值得守护的人。很简单的几个字,反而比之前那些太过于华丽和浮夸的语句更让我印象深刻。我想我有点轻微的感动,内心充满温暖和谢意。这个被我誉为书呆子的高材生,干净却又复杂的感觉让我不曾松懈。也许我确实不屑,或者说我所等待的只是一个具有安全感的平凡故事,而他不是。

  我总感觉安成不是像他外表那么简单的男孩子。说他是个孩子,那是因为总觉得他身上透着一股孩子气。有的时候甚至让人觉得他是个缺少安全感的一人,也许这和他的经历有关。

  他是个很有实力的男孩子,高材生的外表下面确实蕴藏着组织沟通商业化的实力。从他皮夹里留存的历史名片中,仿佛能看见他挎着包组织活动、带着文件夹市场调研、以及穿着休闲西装坐在办公桌前的样子。

  他说我总是忽略了他优秀的一面,只知道停留在他的感情生活面。

  第一次听到他的初恋,那个时候觉得他是带着内伤的男孩子。如果初恋曾经义无反顾的背叛你,选择了另外的爱情,我不知道我该抱歉自己勾起了他的伤心事,还是该告诉他这个世界还有大片的森林等着他。

  他的第二任女友,和他相遇在一个活动会场。他说相识相爱,仿佛是个很简单的过程,好像被认定一样。他告诉我她还在等他,等他放弃自己的家乡,到那个一切都已经被女友的父亲安排好的城市里工作生活。可是,那不是他要的生活,虽然仿佛听起来不错。所以,他又很自觉的回到了一一个人的生活。

  他说,遇见,是个很美好的邂逅。

  (二)

  有人说秋天是个凋零的季节,所以人们总是喜欢在这个伤感的季节里勇敢地挣脱压抑已久的束缚,去追求一份属于自己的温暖。情愫就总是很容易因为寒冷环境下的一个拥抱而悄悄萌芽。

  我是安成,一直以为从遇见我的初恋后就不会再有人称我为书呆子,直到我遇见了依诺。依诺,你不知道当我初次遇见你的时候内心有多忐忑,有种情愫会在相识的过程中滋长。你总是说我是高度近视,嘲笑我那厚重的黑色镜框也是我作为书呆子的典型代表。总觉得在你面前突然像是棋逢对手。我不是个会委屈自己的人,在对别人好的同时首先会对自己好,所以我不曾在女孩子面前主动出击过什么。可是在你面前,dhl快递查询,我最大限度的试过了,可是你总是用的原则还有你的现实挡在我们之间,让我觉得遥不可及。

  我知道我的离开,也换不了你的一丁点的不舍。即使我告诉你,在我眼里,你是个值得我去守护的人。

  “但是你不是我的守护天使”这是你回给我的简讯,吝啬于一个符号。我总说我在你面前也等同于被你拍个半死了,看似笑话,也确实是个很冷的笑话,有点讽刺。当我告诉你不是我不想的时候你却很干脆的用了一个网络语气词结束了我们的对白,其实就是一个“额”字。

  我是个男人,一个懂得放弃的男人。我知道,你放弃了我的感情。虽然,你还是很和气的在劲量避免让我感觉伤害。可是你不知道,每次你冷静的说道你的感觉的时候我是多么的不满和愤慨。多想像在工作中偶尔对前来咨询的同事咆哮一番一样对你也嚣叫几次。

  我怕你会突然鄙视我,对我满是不屑。

  你的感觉里面没有我,我知道我该选择离开。就如我的感觉里面已经没有了那个还期待我能过去的女人一样,她也应该放弃。

  我们都该放弃,放空自己。

  【遇见风的记忆】

  故事,总是会离奇的上演。我们,总是在人群中遇见,擦肩,然后或停留或离去。子鱼大叔说,他们遇见,然后相守;安成说,他们遇见,然后离开。相识,是一种缘分,奈何,故事,总是习惯在缘分中悄悄上演。

  我们无从选择结局,不知道是否会在未来的某一天在某个地方,遇见,然后继续上演轮回般的故事;亦或者,不知道是否会在未来某个对的时间,上演重复的故事,却迎来一生相守。我们唯一能选择的只有自己的心态。

  依诺说:人,傻傻的挺好,学会放空自己,哪怕是故事中的情感。让记忆随风,缓缓飘散……